-

2天後,上午。

安哲剛進辦公室,工作人員送過來一份材料,說是紀委報來的。

安哲坐到辦公桌前開始看,喬梁給安哲泡了一杯茶,邊把茶杯放到桌上邊瞥了一眼,是紀委對方小雅反應的城建開發集團問題的調查報告。

調查結果出來了,聯合調查組的工作效率不低啊。

喬梁走到檔案櫃前,邊整理檔案邊注意著安哲的表情。

半天,安哲看完了報告,點燃一支菸,默不作聲吸著。

喬梁看著安哲的表情,他臉上此時漸漸湧出怒氣,接著一按桌上座機的擴音,開始撥號,片刻電話接通,傳來鄭世東的聲音:“安書記……”

“世東同誌,調查報告我看完了,你來一下我辦公室。

”安哲的口氣聽起來很冷。

“好的,安書記,我正在外麵,馬上往回趕。

”鄭世東道。

“你來的時候,把調查組人員名單也給我帶來。

”安哲的聲音裡帶著幾分惱火,接著就掛了電話。

接完安哲電話,鄭世東感覺安哲說話的口氣不大對頭,安哲要調查組人員名單乾嘛?

鄭世東突然感覺不大妙,安哲看完調查報告之後的反應,似乎不像景浩然分析的那樣,難道他要反其道而行之?

鄭世東心裡不由忐忑,邊讓司機往回走邊琢磨,琢磨片刻,給駱飛打了電話。

“駱市長,我是世東。

“世東書記好。

”電話裡傳來駱飛樂嗬嗬的聲音,他此時正在辦公室裡。

“駱市長,有個事我想和你說一下,對城建開發集團的調查結束了,報告今天剛送給安書記。

“哦,世東書記的工作效率很高啊,安書記看了報告有什麼反應?”

“我正在外麵,安書記剛纔看完報告給我打了個電話,讓我現在去他辦公室,還讓我把調查組人員的名單帶過去。

“哦……”駱飛微微一怔。

“聽安書記在電話上的口氣,他似乎很不高興。

”鄭世東不安道。

駱飛又一怔:“世東書記,調查的結果能否和我說一下?”

駱飛此時是在裝逼,調查報告的結果他剛通過趙曉蘭知道,正為此感到安慰輕鬆,正讚賞鄭世東會辦事。

鄭世東暗罵駱飛狡猾,這調查結果,他特意安排人先送趙曉蘭審閱自己才簽批的,為的就是讓駱飛先知道,讓他領自己的人情。

但駱飛現在既然裝,那自己還是要和他說一下。

於是鄭世東把調查報告的大致內容告訴了駱飛。

駱飛聽完,沉吟片刻:“世東書記,聽你說的這些,似乎挺合情合理啊。

鄭世東又暗罵,尼瑪,你是覺得合情合理了,但安哲卻似乎不滿意,因為這調查結果和方小雅反應的情況是有出入的,如果安哲抓住這一點不放,那自己就要陷入被動。

“駱市長,光我們覺得合情合理顯然不行,關鍵在安書記呢。

”鄭世東話裡有話道。

聽鄭世東這話,駱飛也微微有些緊張,草,安哲想乾什麼?難道他想抓住這事不放,借辦趙曉陽來讓自己不利索?難道他真的想不給鄭世東顏麵,真的想在鄭世東麵前表現出對紀委的不信任?難道他真的想豁出去和自己撕破臉?

站在安哲的角度,如果他真的這麼搞,雖然會讓自己臉上很難堪,但綜合考慮,似乎對他也弊大於利。

原因很簡單,作為市委書記,如果連紀委都不信任,顯然是對紀委書記的極不尊重,其他常委會怎麼看?工作還怎麼做?難道安哲真的想把自己置於和其他常委全麵對立的態勢?以安哲的智商,他應該不會傻到這個程度吧?

但又想想安哲做事的風格,如果他上來武斷霸道的脾氣,也未必不會這樣做,畢竟調查結果和方小雅反應的情況有出入。

如此一想,駱飛也不安起來,掛了鄭世東的電話,在屋裡來回走著,琢磨著對策。

片刻,駱飛點點頭,嗯,這樣搞。

駱飛接著出了辦公室。

此時,在安哲辦公室,安哲正在繼續抽菸,臉上帶著火氣。

喬梁看安哲這樣,小心翼翼道:“怎麼,安書記,這調查結果你不滿意?”

“滿意個頭。

”安哲拍拍桌上的材料,火氣十足道,“這調查報告分明是隔靴搔癢避重就輕,和方小雅反應的情況有不少出入,在這個報告裡,隻提到了表層的問題,隻說事情的發生是城建集團下麵的人操作不當和把關不嚴造成的,冇有觸及到問題的本質,冇有涉及到城建集團主要領導的責任……”

喬梁暗暗點頭,果然如自己之前所料,鄭世東想和稀泥,既想應付好安哲,又想保住趙曉陽不得罪駱飛。

鄭世東這辦法確實不錯,隻是冇想到安哲很不滿意。

安哲接著道:“我看這調查的思路有問題,調查組的人員有問題,我看有必要對調查組的人來一次調查。

喬梁嚇了一跳,臥槽,要調查調查組,這事搞大了,安哲的反應和自己之前想的完全不同,難道他冇有考慮到這其中深層次的東西?還是考慮到了卻打算置之不理?

看安哲正在氣頭上,喬梁覺得有必要在鄭世東冇來之前提醒一下安哲。

喬梁謹慎道:“安書記,我覺得這調查結果,並非是調查組人員自作主張這麼搞的。

“你這話什麼意思?”安哲看著喬梁。

“換句話說,有方小雅提供的這些材料,調查組人員冇有膽量敢這麼搞。

“嗯?”安哲眼皮一跳,“你是說,有人指使他們這麼做的?”

“對。

”喬梁點點頭,“我認為這種可能性很大。

安哲稍微平靜下來,眉頭微微皺著。

喬梁接著道:“此事的關鍵,其實就是因為牽扯到了一個人。

“你是說趙曉陽吧?”安哲道。

喬梁點點頭:“是的,畢竟趙曉陽的身份很特殊,所以我想,基於趙曉陽和駱市長的關係,鄭書記在安排人去調查的時候,不會不顧慮到此事。

換句話說,鄭書記既要落實好你的指示,同時呢,又不得不考慮一些局外的因素。

“他這明明是冇有徹底落實我的指示。

”安哲又來氣了。

“這恰恰就是鄭書記為難的地方,畢竟,他處在這位置,不可能不多想一些問題,而且,極有可能,鄭書記受到了一些壓力,至於是誰給了鄭書記壓力,安書記應該能想到。

安哲心裡一動,沉思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