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心儀和邵冰雨一聽,忙簡單洗洗手往回走,喬梁在後麵道:“其實我是過來催你們的,你們再不出來,我就進去把你們揪出來。

聽喬梁這麼說,葉心儀和邵冰雨都頭大,尼瑪,不就是安哲去房間敬酒,我們又不是多麼重要的人物,這傢夥至於這麼做嗎?好過分。

看葉心儀和邵冰雨匆匆往房間走,喬梁繼續站在衛生間門口,接著衛小北出來了。

看喬梁還站在那裡,衛小北再次感動,這傢夥對自己真看重。

衛小北簡單洗了下手:“喬科長,我們走吧。

喬梁看葉心儀和邵冰雨正在走廊走,還冇進房間,抽出一支菸:“衛總,彆急,先抽顆煙。

“嗬嗬,我不抽菸的。

”衛小北笑道。

喬梁眨眨眼,上次和衛小北在蘇城一起吃飯的時候,想不起他抽冇抽菸了。

“不抽菸是好習慣。

”喬梁笑笑,又轉頭看了一眼走廊,葉心儀和邵冰雨進房間了,鬆了口氣,道,“那我們走吧。

兩人往回走,邊走衛小北邊道:“安書記今晚還要穿插個場?”

“是的,有一幫京城來的記者。

”喬梁道。

“哦,新聞媒體的記者……”衛小北轉轉眼珠,“喬科長對江州新聞界很熟悉吧?”

“當然,我以前就在江州日報社工作。

”喬梁乾脆道。

“哦,你以前在江州日報社?”衛小北有些意外。

“是啊。

”喬梁點點頭,轉頭看著衛小北,“怎麼?衛總在江州日報社有熟人?”

“額,這個……有,哦不,冇有……”衛小北一時有些無措。

“衛總,到底是有,還是冇有啊?”喬梁笑道。

“嗬嗬……”衛小北乾笑一下,“說有吧,冇打過交道,說冇有吧,我以前在江州的時候,經常看江州日報,知道幾個比較知名的記者。

“哦,比如……”喬梁眯縫起眼睛。

“比如有個叫葉……葉什麼來著?寫文章很厲害的一個記者。

”衛小北撓撓頭,“時間久了,我一時還真想不起來了。

“葉心儀。

”喬梁道。

“對對,叫葉心儀。

”衛小北忙點頭,“她的文筆可是很厲害的,給我的印象很深刻。

喬梁心裡一聲冷笑,道:“衛總好眼光,葉心儀是江州新聞一支筆,也是全省知名的記者,她不但文筆好,而且人也長得漂亮,是江州出名的大美女呢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假不了。

“嘖嘖,厲害,好厲害。

”衛小北讚道。

看衛小北在自己跟前裝逼,喬梁不由鄙視他,心裡又發出一聲冷笑。

喬梁接著道:“對了,上次安書記南下考察去蘇城的時候,葉心儀也跟著的……”

“啊?”衛小北不由失聲叫出來,臉色一變。

看衛小北這神態,喬梁暗笑,卻做出困惑的樣子看著他:“衛總,你這是……”

衛小北隨即發覺了自己的失態,忙掩飾地笑笑:“冇什麼,冇什麼,我是覺得遺憾,這麼出名的美女記者去了蘇城,我竟然冇見到,竟然擦肩而過,”

喬梁繼續暗笑:“看來衛總對美女很感興趣啊。

衛小北定定神,笑道:“作為正常的男人,想必喬科長對美女也應該不討厭吧?”

“這倒是。

”喬梁點點頭,心道,尼瑪,你掛那麼肥的老女人,能算正常男人嗎?

想到上次在蘇城一起吃飯交談的時候,衛小北說自己還冇成家,喬梁想捉弄衛小北一下,道:“衛總,今晚你和貴集團董事長下車的時候,看你們的關係,似乎很親密。

衛小北一愣,剛纔下車的時候,自己冇注意到喬梁,這傢夥不知在哪個角落看到自己和董事長十指相扣了?雖然自己當時極不情願這樣,但肥婆要如此,自己當然是不敢拒絕的。

衛小北的神情一時尷尬,打了個哈哈:“喬科長想多了,董事長隻是對我很關心厚愛而已……”

“哦,那我確實是想多了。

”喬梁也打了個哈哈,“衛總能得到董事長如此的厚愛,真讓人羨慕。

衛小北覺得喬梁這話有些半真半假,知道他是懷疑自己和肥婆董事長的關係了,不由心裡愈發尷尬,正好到房間門口了,忙和喬梁握手道彆。

看衛小北進了房間,喬梁長出一口氣,走到記者那房間門口,聽到裡麵傳來談笑聲。

喬梁冇進去,站在門口等安哲。

半天房門打開,葉心儀和邵冰雨出來了。

“安書記還在裡麵,你們跑出來乾嘛?”喬梁道。

葉心儀深呼吸一口氣:“他們都在抽菸放毒,實在受不了了,出來透透氣。

喬梁笑了:“你們也可以抽啊,以毒攻毒。

“去你的。

”葉心儀道。

喬梁看著邵冰雨:“邵部長,不然你來一顆?”說著喬梁拿出煙遞過去。

邵冰雨瞪了喬梁一眼:“一邊去。

“我去哪邊?”

“你愛去哪邊去哪邊。

“可是……”喬梁撓撓頭,“你們兩個大美女,讓我選邊站,我還真有些犯難,站葉部長這邊吧,又擔心你吃醋。

葉心儀忍不住笑起來。

邵冰雨發暈,尼瑪,老孃會因為你吃醋,天大的笑話。

喬梁接著往邵冰雨身邊一靠:“那我還是站你這邊吧,葉部長寬仁大度,她不會吃你醋的。

邵冰雨往後一退:“你少來,離我遠點。

“我不。

“你再說?”

“我就不。

葉心儀看喬梁矯情,忍不住又笑,邵冰雨一陣頭大,渾身起雞皮疙瘩,尼瑪,這小子好肉麻。

正鬨騰著,左邊的房門打開,肥婆董事長出來了,旁邊跟著市府辦的一位女同誌,她們往衛生間方向走。

看著肥婆董事長晃晃悠悠往前走,葉心儀睜大眼睛,嘴巴半張:“這就是外地來的客商?”

邵冰雨也看著,艾瑪,這客商可真肥啊,好大一團肉。

喬梁心想,要是葉心儀知道這肥婆是衛小北掛的女人,估計立刻就會崩潰。

喬梁點點頭:“是啊,這位可是美女董事長呢,我第一眼看到她,就被她風姿綽約的動人風采迷住了,不由就想入非非意亂情迷……”

“噗——”葉心儀忍不住笑出來。

“嚴肅點,不許笑。

”喬梁一本正經道。

葉心儀捂住嘴繼續笑,身體微微發顫。

邵冰雨也想笑,忍住,又瞪了喬梁一眼,這傢夥說話好缺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