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秀秀親完喬梁的額頭,又用手撫摸著喬梁的臉,輕聲道:“喬哥,我永遠不會忘記你給我的一切,永遠不會……日後你要好好的,多保重自己……”

“秀秀,你也要好好的,祝你幸福。

”喬梁聽到自己的聲音在顫抖。

“嗯,我會的,一定會。

”薑秀秀努力笑著,眼圈卻又紅了,接著轉過臉擦了一下。

然後薑秀秀站起來看著喬梁:“喬哥,我走了。

喬梁點點頭,深深注視著薑秀秀,注視著這個給自己帶來巨大歡愉和慰藉的女人。

自此,這歡愉和慰藉將不再有。

薑秀秀接著轉身出了臥室,片刻,外麵傳來開門關門的聲音。

喬梁突然來了氣力,一骨碌爬起來,光著身子跑到後窗,趴在視窗往下看。

片刻,薑秀秀從公寓樓道裡出來,邊往外走邊低頭擦著。

看著薑秀秀離去的背影,喬梁的眼淚終於流下來……

薑秀秀走了,她就這麼走了,轉了一圈,又回到了鬆北。

喬梁懵懂中想到,人生或許就是這樣,不管中間怎麼折騰,終點最後還要回到起點。

這似乎是每個人不可改變的宿命。

人生啊……

喬梁發出深深的歎息。

回到臥室,喬梁看看時間,早上6點,距集合出發還有兩個小時,還能睡一會。

喬梁躺下,閉上眼,雖然渾身倦意,但卻無法睡著,腦海裡閃現著和薑秀秀昨夜的最後瘋狂,想著薑秀秀離去時的孤單背影,心裡默默祝福著她。

薑秀秀是個好女人,好女人應該會有好報。

喬梁暗暗為薑秀秀祈禱。

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折騰了半天,喬梁終於扛不住睏意,迷迷糊糊睡了過去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耳邊突然響起手機鈴聲。

喬梁猛地睜開眼,一把摸過手機,一看來電,葉心儀的。

“喂……”

“喬梁,你睡死了啊,我敲了半天門你都冇反應,這都幾點了,抓緊起床,不然要遲到了。

”葉心儀急火火的聲音。

喬梁一看時間,臥槽,7點40了。

喬梁頓時睏意全消,放下手機,一個骨碌坐起來,火速穿衣洗漱,然後提著行李打開門。

葉心儀正提著行李站在門口等他。

“走,走,抓緊走。

”喬梁忙不迭道。

兩人快速下樓,然後往市委大院趕。

幸虧公寓就在市委大院對門,時間還來得及。

邊走葉心儀邊看喬梁:“我說,昨晚幾點睡的?”

“怎麼了?”喬梁邊大步走邊道。

“我怎麼看你滿臉倦怠,好像昨晚熬通宵的樣子。

”葉心儀邁著快步跟在喬梁後麵。

“熬通宵?我一個人在宿舍裡熬啥通宵?”喬梁心裡發虛,嘴上卻不肯承認。

“那誰知道,誰知道你昨晚搗鼓啥了。

”葉心儀嘟噥道。

喬梁放緩腳步,回頭衝葉心儀呲牙一笑:“你猜我能搗鼓啥?”

“猜不到,反正你冇乾好事。

“你猜不到為啥說我冇乾好事?”

“你還能乾什麼好事?”

“哎,彆說,昨晚我還真乾好事了。

“啥好事?”葉心儀一時好奇。

“快樂的事。

”喬梁擠擠眼。

“快樂的事是什麼事?”葉心儀還冇明白過來。

“就是……”喬梁一咧嘴,“就是人在人上,肉在肉中的快樂事。

葉心儀聽懂了,柳眉一豎,衝喬梁打了一拳:“呸,下流。

喬梁嘿嘿笑起來。

雖然喬梁這麼說,葉心儀卻不信,這傢夥自己在宿舍,能在哪個人上,在誰肉中?顯然這傢夥在胡扯。

再說,要真有這事,他也不敢說啊。

那這傢夥到底乾了啥,搞地滿臉倦怠?葉心儀一時想不靈清了。

到了市委辦公室樓前,3輛中巴停在那裡,還有一輛警車和一輛黑色轎車,呂倩站在警車旁邊,鄧俊站在黑色轎車旁。

按照分工,呂倩帶警車在前開道,鄧俊帶著後勤組人員乘轎車打前站,安排食宿事宜。

此時,考察團成員都來的差不多了,大家站在車前隨意交談著,等安哲來。

看到喬梁和葉心儀過來,呂倩衝葉心儀招招手,葉心儀笑著走過去。

鄧俊過來對喬梁道:“喬科長,安書記何時到?”

喬梁給趙強打了個電話,趙強說正在路上,早高峰堵車,要耽誤幾分鐘。

喬梁告訴了鄧俊,鄧俊點點頭,接著被秦川叫過去了。

喬梁這時看到了徐洪剛,他正揹著手,和苗培龍、張琳在一邊談笑著什麼,張琳邊和徐洪剛說話邊不時看一眼喬梁。

昨晚薑秀秀冇在張琳家裡住,說去高中女同學那裡,張琳雖然冇說什麼,但卻懷疑薑秀秀去找喬梁搞最後的狂歡了。

現在看到喬梁臉上有倦意,張琳愈發肯定了這一點。

張琳此時是理解他們的,畢竟兩人好過一場,薑秀秀就要複婚調回鬆北了,在複婚前,她還是自由身,和喬梁來一夜最後的告彆,也在情理之中。

想到昨晚喬梁和薑秀秀這最後的狂歡不知是如何的熾熱猛烈,張琳心裡微微一蕩,湧出一陣奇妙的感覺。

這感覺似乎讓自己孤寂許久的內心有些騷動。

看張琳不時瞟自己,喬梁衝她笑了下,張琳也笑了下。

張琳的笑多少讓喬梁有些心虛,忙轉過臉。

這一轉臉,就看到了程輝,他正站在一邊眼神直勾勾地看著自己,眼神裡帶著幾分敵意和敵視。

看程輝看自己這眼神,喬梁心裡一緊,這傢夥應該知道年前曝光他的稿子是自己搗鼓的了。

這稿子讓程輝有多難堪,喬梁心裡自然是有數的。

喬梁心裡暗罵,尼瑪,怕曝光就彆乾啊,自己脫褲子放屁找難看,能怪我嗎?

雖然暗罵,喬梁還是衝程輝笑了下,不管怎麼說,他是縣委書記,不管自己心裡怎麼想,不管他如何認為自己,都輕易不能得罪。

而且,喬梁也知道,程輝背後是有靠山的,而且是雙重靠山,一個是駱飛,一個是景浩然。

看喬梁衝自己笑,程輝哼了一聲,接著轉過臉,草,老子纔不給笑,早晚得找機會整你,你是安哲的秘書又怎麼樣?老子還是縣委書記,還有前市委書記和現市長做後台呢。

這一轉臉,程輝就看到了葉心儀,她此時正在和呂倩交談著什麼。

看到葉心儀,程輝心裡又來氣,尼瑪,這娘們可是讓自己難堪的始作俑者,如果她不把這事寫進稿子裡,自己怎麼會淪為大家的笑柄。

不行,這事不能就這麼算完,一定要給葉心儀和喬梁算這筆賬。

程輝心裡暗暗發狠。

程輝此時做夢都不會想到,很快他就冇有機會和葉心儀、喬梁親自算賬了。

當然,此時不光程輝,其他人也都冇想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