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喬主任,怎麼了?”秦川問道。

“不知怎麼回事,突然肚子很疼。

”喬梁邊用手揉肚子邊繼續痛苦道。

楚恒皺皺眉頭:“是不是吃壞了肚子?”

“應該不是吧,大家一起吃的,你們都冇事,我怎麼會吃壞肚子呢?”喬梁先入為主。

秦川想了下:“今天風很大,那就是灌了涼風。

“嗯,可能是吧。

”喬梁痛苦地眨眨眼,暗笑。

“我前幾天就是這樣的,喝點熱水趴在床上捂捂肚子就好了。

”秦川道。

楚恒眨眨眼:“喬主任,那你抓緊回房間喝點熱水休息下吧。

“可是,我走了,這邊怎麼辦?要不我堅持下吧。

”喬梁道。

楚恒不動聲色道:“不要緊,我叫新聞科長過來替你就是。

“這多不好意思。

”喬梁一臉抱歉的神情。

秦川帶著讚賞的眼神看著喬梁:“喬主任招待客人的熱情實在可嘉,不過身體重要,就不要堅持了,聽楚部長的吧。

“那好吧。

”喬梁捂著肚子站起來,抱歉地衝大家點點頭,然後出了房間。

喬梁走後,秦川對楚恒道:“楚部長,你們這位喬主任真不錯,不但做事乾練有眼頭,而且待人還很真誠。

楚恒嗬嗬笑笑:“是的,小喬是我一手栽培起來的,我還是他婚姻的媒人呢。

“原來是這樣,那你們的關係就更近了,自己人啊,楚部長看人用人就是有眼光。

”秦川讚道。

楚恒乾笑一下,轉了轉眼珠……

喬梁出了招待所,直奔對過的三星酒店,去了李有為的房間。

李有為和方小雅剛送走施工方老闆,兩人正在喝茶閒聊。

喬梁進來坐下,方小雅給他泡了杯茶,喬梁喝了幾口,然後看著李有為:“老闆,我有個事想給你說。

李有為點點頭:“嗯,說吧。

方小雅道:“我需要迴避不?”

喬梁搖搖頭:“你或許也有必要聽聽。

“哦……”方小雅來了興趣。

喬梁接著把中午在生活基地遇到沈濤他們的情況說了一遍。

聽喬梁說完,李有為深思不語,眼神裡卻帶著幾分愧疚,他在為沈濤他們因為自己受了牽連而不安。

方小雅眨眨眼,又問喬梁沈濤他們的情況和遭遇冷遇的原因,喬梁如實相告。

聽喬梁說完,方小雅憤憤不平:“這三位都是報社重要的經營管理人才,隻因為他們和李大哥的關係,文遠就把他們發配到生活基地,這也太過分了。

這個文遠簡直就不把報社的整體利益當回事,就知道公報私仇了,豈有此理,荒唐,這也就是公家單位,放在我們私營企業,是絕對不會這樣對待人才的。

李有為歎了口氣:“一朝天子一朝臣啊,當年他們都是我提拔重用起來的,我從出事那時起,就知道文遠不會善待他們。

他們這三個人,要說管理經營能力,個頂個都是好樣的,但文遠就是不用他們,也是冇辦法的事。

“報社生活基地我看喬梁的時候去過,那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,把優秀的經營管理人才閒置在那裡,確實太浪費了,你說是不是?”方小雅看著喬梁。

喬梁點點頭:“是的,很浪費。

不管怎麼說,他們三位也都是曾經跟著李總打江山,是為報社經營做出重大貢獻的功臣,也是曾經和我一起戰鬥的好兄弟,看到他們淪落到現在的處境,我心裡很不好受。

李有為又重重歎了口氣。

方小雅看看李有為,又看著喬梁:“喬梁,你告訴李大哥這事,是想幫他們嗎?”

喬梁點點頭:“我是很想幫他們脫離苦海,卻又不知該如何幫,所以就想給老闆彙報一下。

李有為繼續沉思不語。

看李有為這樣,喬梁知道他現在即使有辦法,也或許很為難,不好說出口。

喬梁於是看著方小雅,眼神動了下。

方小雅看喬梁看自己的眼神,突然意識到了什麼,轉轉眼珠,心裡突然一喜。

集團現在正確高級管理人才,這三位現成的就放在那裡,要是能把他們挖到集團,豈不是太好了?

而且,他們都是李有為的老部下,自然會對李有為很忠心,自然會儘心為集團做事。

如此一想,方小雅不由興奮,脫口而出:“報社不用,我用!”

方小雅這話一出口,喬梁頓時大喜,這正是自己今晚來的目的。

李有為抬頭看著方小雅,遲疑了一下:“你說什麼?”

方小雅神采飛揚道:“李大哥,我說你這三位老部下,與其被報社閒置發配,不如把他們挖到我們集團來,集團現在正缺高級管理人才呢,這不現成的三位在那裡?而且你對他們又知根知底,用起來更順手。

喬梁隨即點頭:“老闆,我同意小雅的想法,沈濤他們在經營管理方麵的能力我是瞭解的,你更熟悉,他們到正泰集團來,絕對可以勝任高管的職位,保證能成為你的得力助手。

李有為看著喬梁和方小雅,眼神有些發亮,但卻又有些猶豫,似乎有什麼顧慮。

方小雅似乎猜到了李有為在猶豫顧慮什麼,乾脆道:“李大哥,我想把他們挖過來,並不僅僅隻因為他們和你的關係,更重要的是,我看中了他們的能力。

集團向來的用人原則是唯纔是用,既然他們是人才,為什麼我們不要?而且你對他們又熟悉,這總比招陌生人好吧?我這麼想,可是從集團大局和整體利益出發的。

方小雅這話打動了李有為,他深呼吸一口氣,點點頭:“你這想法倒也確實不錯,以他們的能力,勝任集團高管的職位確實冇有問題,不過……”

話說到這裡,李有為停住了,微微皺起眉頭。

“不過什麼?”方小雅困惑道。

喬梁接過話:“老闆,我能理解你的想法,你是覺得我們是剃頭挑子一頭熱,擔心他們雖然遭遇冷落,但還是捨不得體製內的身份、級彆和鐵飯碗,是不是?”

李有為讚賞地點點頭:“知我者,梁子也。

喬梁嘿嘿一笑。

李有為接著道:“人在體製內呆久了,不管混得好壞,都會不自覺有一種優越感,對身份看得很重,特彆沈濤他們,都是組織部備案的正科級乾部,要讓他們徹底放棄這些,不知他們是否有足夠的勇氣走出這一步,不知他們是否有足夠的魄力扔掉自己的鐵飯碗。

“是的,這也是我現在最把握不準的地方,雖然我們想救他們出苦海,但他們是否願意,還要另說。

”喬梁點點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