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喬梁轉頭望去,見是葉心儀的車子,葉心儀正坐在車裡衝他招手。

喬梁看到葉心儀,也衝葉心儀揮了揮手,想了想,喬梁對蔡銘海道,“走,一起吃晚飯去。

喬梁說著衝旁邊車裡的葉心儀喊道,“葉書記,一起吃飯去。

當著蔡銘海的麵,喬梁稱呼葉心儀的職務。

喬梁的車在前頭開路,葉心儀的車在後麵跟著,三人來到了郊區的一家飯店。

下車後,喬梁對葉心儀道,“葉書記,咱們縣局新上任的局長蔡銘海同誌,就不用我給你介紹了吧?”

“當然不用。

”葉心儀笑了笑,衝蔡銘海伸出手。

“葉書記好。

”蔡銘海忙不迭伸手同葉心儀握手。

雙方簡單寒暄了一下,隨即進入包廂,喬梁一邊點菜一邊道,“開會開到這麼晚,又和那文組長不停較勁,我這肚子都餓得咕咕叫了,跟他鬥嘴,不僅是個腦力活,還是個體力活。

聽喬梁主動提起這個話題,葉心儀看了喬梁一眼,欲言又止。

看出葉心儀想說什麼,喬梁道,“葉書記,蔡局長不是外人,有什麼話你就直說。

葉心儀聞言,便道,“喬縣長,你剛剛那樣跟文組長較勁,並不是明智之舉。

“我剛纔要是不站出來,豈不是任憑他們往邵泉頭上扣屎盆子?”喬梁撇了撇嘴,“邵泉自殺一事,目前還存有疑點,決不能讓他們隨意定性,我之所以要站出來和文組長較勁,也是想表明自己的態度,讓文組長知道我始終在盯著這事,這樣一來,至少可以讓他們有所忌憚,不至於胡作非為。

“這次的水庫坍塌事故造成如此嚴重的後果,我想他們應該也不敢太亂來,至少在水庫工程涉及**一事上,從剛剛的會議通報來看,還是符合客觀事實的。

”葉心儀說道。

“那是他們的策略,抓大放小,嚴重一點的問題,他們自然不敢捂蓋子,否則對外冇辦法交代,眼下他們把工程**的問題第一時間披露出來,就會讓人把目光聚焦到這上麵,這樣就方便他們後麵給唐曉菲開脫。

”喬梁撇撇嘴。

“說到唐副縣長,喬縣長,你剛剛怕是冇注意到,唐副縣長雖然從頭到尾都冇說話,但她看你的眼神可是恨不得把你吃了。

”葉心儀道。

“我看她想把我千刀萬剮的心都有。

”喬梁嗬嗬一笑,“不過那又如何,乾工作肯定會得罪人,我總不能因為怕得罪她就當老好人,那樣我對不起的是組織,對不起的是群眾,安書記曾經教導過我,老好人是當不得的,尤其是咱們體製裡,老好人是真正的壞人,為什麼?因為老好人冇有原則,冇有原則,那便壞了組織紀律,壞了規則,所謂的老好人,是要不得的。

“安部長說話總是高屋建瓴,讓人深受教誨。

”葉心儀深受觸動,因為安哲現在已經調任西北組織部長一職,所以葉心儀對安哲的稱呼也跟著變化。

兩人說著話,一旁的蔡銘海走到邊上接了個電話後,走過來朝喬梁和葉心儀致歉道,“喬縣長,葉書記,我這飯怕是吃不了了,剛剛局裡來電話,有點事得先趕回去。

“那行吧,正事要緊,你先回去。

”喬梁點頭道。

“好,那我先走了。

”蔡銘海點點頭,又衝葉心儀點頭致意了一下,隨即匆匆離去。

蔡銘海一走,包廂裡隻剩下喬梁和葉心儀,喬梁笑道,“冇想到這頓飯變成了咱們倆人的晚餐。

“怎麼,跟我吃飯你還嫌棄不成?”葉心儀開玩笑道。

“能跟美人吃飯,我怎麼敢嫌棄。

”喬梁笑了起來。

說完這話,喬梁突然想到徐洪剛,立刻又關心地問道,“徐書記這兩天還是纏著你不放?”

“你說呢?”葉心儀無奈搖了搖頭,“每天不是電話就是簡訊轟炸,我都服了他這股勁頭了,我覺得他要是把他這股勁用在工作上,那肯定是個受人愛戴的好領導。

“唉,之前咱們在宣傳部的時候,其實徐書記在工作上還是很儘責的,當時我覺得一個好的乾部就應該像徐書記那樣儘職儘責,隻是冇想到他現在會……”喬梁歎了口氣,冇把話說完,提到徐洪剛,喬梁心情十分複雜。

“以前的徐書記或許是個好乾部,但現在的他,恐怕就不好說了。

”葉心儀幽幽地說道,“我聽說他現在和駱書記走得挺近。

“人各有誌吧,也許他有自己的選擇。

”喬梁默默道。

提到徐洪剛,兩人都有些意興闌珊,很快,兩人轉移了話題,聊起了其他事情。

吃完晚飯,喬梁送葉心儀回去後,回到了自己宿舍。

看了下時間還早,喬梁在客廳裡坐了一會,想著傍晚和文遠在會議上的唇槍舌劍,眼神閃爍著,不知道在想著什麼。

約莫坐了小十分鐘,喬梁再次看了下時間,拿出手機給秘書傅明海打了過去。

電話接通,喬梁道,“小傅,你給我借一輛車子過來,不要掛咱們政府牌照的,最好是私人車子。

“喬縣長,是現在就要嗎?”

傅明海問道。

“對,現在就要,你借到車子,就直接開到我這小區外麵。

”喬梁點頭道。

“好,那我馬上找朋友借一輛,待會給您開過去。

”傅明海點了點頭,很明智地冇有多問。

喬梁等了不到半小時,傅明海的電話就打了過來,對方已經將車子開到小區外麵。

喬梁立刻走了出去,傅明海從車上下來,把車鑰匙遞給喬梁道,“縣長,這是我一朋友的車子,您儘管開。

“行,辛苦你了,冇彆的事了,你先回去休息。

”喬梁道。

“嗯,縣長,那我先走了,有什麼需要,您隨時打我電話。

”傅明海點頭道,雖然心裡很是好奇,但傅明海謹記著一句話,不該問的彆問,喬梁既然冇主動說,那他就算是有天大的好奇心也得憋著。

傅明海離開後,喬梁開著車子來到縣賓館外,把車子停在賓館外的馬路邊,然後熄了火,靜靜坐在車裡,從他所在的角度看過去,可以清楚的觀察到縣賓館門口進出的人。

喬梁這是盯梢來了,想到前晚看到文遠去逛足浴會所,喬梁就有一種直覺,文遠絕對還會再去,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,文遠在調查組剛來的時候就憋不住寂寞跑去足浴會所,眼下調查組在鬆北還得呆一段時日,他就不信文遠不會再去。

喬梁在縣賓館外的馬路邊暗中盯梢時,縣賓館裡,文遠正在和苗培龍喝酒,桌上擺了一瓶已經喝完的茅台,還有一瓶開了的紅酒。

兩人的飯局也差不多了,文遠喝得紅光滿麵,看起來頗為儘興,一邊拿牙齒戳著牙縫,一邊對苗培龍道,“苗書記,剛剛咱們說了那麼多,其實總結起來就是六個字:讓駱書記滿意。

我們做的所有這些的出發點,就是為了完成駱書記交托給咱們的任務,所以咱們無論如何都得把事情辦好了,辦漂亮了,駱書記滿意了,那我們就算是大功告成。

“我當然明白,但現在喬梁盯著這事,而且他的性格你也清楚,簡直就是一根筋,就怕他會成為這件事裡不可控的一個變量。

”苗培龍咂咂嘴,“我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他,傍晚開會的時候你也看到了,喬梁甚至都冇把你放在眼裡。

“喬梁的事,回頭我會再和駱書記溝通一下,能把他調走最好,不能調走的話,咱們想想彆的招治治他,我就不信他還能翻天了。

”文遠大著舌頭道,喝上頭的他,這會口氣很大,渾然冇把喬梁放在眼裡,儼然忘了傍晚開會的時候,他還因為喬梁而氣得三屍神暴跳。

兩人又聊了幾句,苗培龍看時間差不多了,站起身道,“時間也不早了,我先回去,文檢,這件事咱們也急不得,隻能一步步來,絕對不能授人以柄,否則這次事故影響這麼大,要是被人抓住什麼馬腳,咱們可要吃不了兜著走。

“我知道。

”文遠點了點頭,起身送苗培龍。

苗培龍離去,文遠回到房間後,看了看時間,現在才九點多。

文遠身體莫名有些躁動。

在屋子裡走來走去,文遠最後拿了個口罩戴上,從房間裡走了出來。

走廊上碰到路過的工作人員,文遠低頭致意,隨即快速離開。

從賓館出來,文遠攔了輛出租車,迅速上車。

不遠處,喬梁早就看到戴口罩的文遠,對方不戴口罩還好,一戴口罩,反倒越發突出,喬梁一眼就認了出來。

特麼的,喬梁心裡暗罵了一聲,文遠果真憋不住了,前晚纔去,今晚看這樣子,應該是又要偷偷溜去足浴店了。

(待續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