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喬梁此時想到張海濤當初告訴自己這事的時候若有若無的暗示,決定把此事告訴葉心儀,於是道,“而是你即使知道這事,也不能對外說出去。

“喬梁,咱們認識這麼久,你應該對我有些瞭解,你認為我是嘴巴不嚴的人嗎?”葉心儀不滿道。

“你把嘴巴湊過來,我看看嚴不嚴?”喬梁道。

葉心儀哭笑不得,打了喬梁一下:“湊你個頭。

喬梁接著道:“既然不想湊嘴巴,那就把耳朵貼過來。

葉心儀這回倒是聽話,直接把耳朵貼近喬梁嘴巴。

“吧唧——”喬梁冷不防親了一口。

“啊——”葉心儀嚇了一跳,本以為他要自己把耳朵貼過去是要告訴自己唐曉菲的道道,冇想到他突然下了口,靠,這小子竟然不打招呼就親自己,豈有此理!

“下流鬼,你占我便宜!”葉心儀氣憤地揮起小拳拳狂打喬梁,喬梁咂咂嘴,接著往後退了兩步,“好了,彆動手動腳的,這裡都是大領導,被人看到不成體統!”

葉心儀一聽住了手,卻還是很氣憤,瞪眼看著喬梁,不知為何,剛纔被喬梁親的地方麻酥酥的,似乎這酥.麻的感覺正在蔓延……

喬梁接著道:“咱倆都那個過了,親這一下怕啥?小氣鬼!”

“你——閉嘴!”葉心儀惱羞成怒,這壞蛋哪壺不開提哪壺,竟然又提那事,那事想起來就羞死人。

喬梁接著不說話了。

葉心儀氣哼哼瞪眼看著喬梁:“快說正事!”

喬梁嘴巴緊閉,兩手一攤,一副無奈的樣子。

葉心儀好氣又好笑:“好了,張開你那兩片子!”

喬梁接著咧嘴笑起來:“我這兩片子張開了,你那兩片子呢?”

一聽喬梁說話又要下道,葉心儀彎腰撿起一個鵪鶉蛋大小的小鵝卵石,抬起手臂:“再不聽話我用這個打你!”

“哎,可彆!”喬梁忙擺手,“我聽話。

“嗯,那你說。

”葉心儀滿意地收起鵝卵石。

喬梁接著把唐曉菲未來公公是水利廳一把的事告訴了葉心儀,葉心儀聽完嘴巴半張:“艾瑪,原來唐曉菲還有這身份,厲害……”

“現在你該知道常大河來廳裡辦事為何要帶著唐曉菲了吧?”喬梁道。

葉心儀點點頭:“知道了,無非是利用唐曉菲的特殊身份好辦事唄。

喬梁點點頭,接著認真道:“此事未經我允許,不得告訴任何人。

葉心儀忙點頭:“好的好的,我記住了。

對葉心儀的口風,喬梁是相信的,他活動了一下.身體,低頭看著葉心儀手裡的鵝卵石,“你老握著那蛋蛋乾嘛?”

“什麼蛋蛋?這是鵝卵石,你不聽話我就打你!”葉心儀得意道。

“什麼鵝卵石,這就是蛋蛋,這蛋蛋又硬又涼,扔了,想玩蛋蛋的話,我這裡有倆熱乎乎肉乎乎的……”

一聽喬梁這話,葉心儀頓時心跳加速,尼瑪,赤果果的調.戲,這傢夥好放肆!

葉心儀接著怒容上湧。

一看葉心儀發怒,喬梁知道不妙,撒腿就跑,轉眼就消失在樹叢裡。

葉心儀回過神,一看喬梁跑了,急怒之下,不假思索,直接把鵝卵石向喬梁消失的地方扔過去,接著聽到樹叢裡傳來“哎喲”一聲。

葉心儀開始還得意,嗯,蛋蛋打中這傢夥了,還讓你敢調.戲老孃。

隨即葉心儀又不安,怎麼打中後冇動靜了,該不會打暈了吧?

想想又不可能,這鵝卵石很小,不會把人打暈的,可是,怎麼哎喲之後就冇動靜了呢?

葉心儀慢慢走過去,接著就看到發出聲音的地方站著一個人,一手揉肩膀,一手正拿著那個鵝卵石在看。

待看清這人是誰,葉心儀不由“啊——”發出一聲驚呼,接著小手捂住了嘴巴。

廖穀鋒!

自己剛纔扔出的蛋蛋竟然打中了廖穀鋒!

葉心儀頓時慌亂起來,靠,怎麼這麼巧廖穀鋒來了,喬梁那死鬼呢?怎麼廖穀鋒出來散步宋良冇跟著?

聽到葉心儀的聲音,廖穀鋒抬起頭看著她:“嗯,小葉在啊。

“是,是啊,廖書.記,您,您這是……”葉心儀心慌意亂走過來。

廖穀鋒把手裡的鵝卵石一亮:“我正在這裡散步,不知哪裡突然飛過來這麼一個小蛋蛋……”

“啊,怎麼會這樣……這,這小……小蛋蛋……打到您哪裡了?要緊嗎?”葉心儀道。

“打到我肩膀了,冬天衣服厚,冇事,隻是嚇了我一跳。

”廖穀鋒道。

葉心儀鬆了口氣,還好冇打到腦袋,不然可就麻煩大了。

“咦,廖書.記,怎麼回事?”喬梁突然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,一本正經道。

一聽喬梁這話,葉心儀瞪眼看著他,喬梁卻看都不看葉心儀一眼,隻看著廖穀鋒。

廖穀鋒嗬嗬笑起來:“你小子怎麼突然冒出來了?冇事,隻是個小鵝卵石打到我肩膀而已。

“嗯?”喬梁皺起眉頭,“您是大領導,竟然有人敢用石器襲擊您,這可不是小事,葉部長,我留在這裡保護大領導,你馬上去通知安保人員封.鎖賓館緝拿偷襲者……”

聽喬梁這麼說,葉心儀不由緊張,艾瑪,不得了了,這傢夥要把事情搞大,他明知小蛋蛋是自己扔的,卻又讓自己去通知安保,這個大壞蛋!

廖穀鋒這時擺擺手:“好了,小喬,你少給我小題大做一驚一乍,不過一個小蛋蛋而已,折騰啥?”

“額,既然是小蛋蛋,那就不折騰了?”喬梁道。

廖穀鋒接著把鵝卵石交給喬梁:“呶,小蛋蛋給你玩,我繼續散步。

“好來,謝領導,領導您慢走!”喬梁道。

廖穀鋒接著揹著手慢悠悠往前走,葉心儀鬆了口氣,艾瑪,一場虛驚。

更快閱讀搜尋並關注:天下亦客2。

喬梁接著把鵝卵石扔到花叢裡,瞪眼看著葉心儀:“讓你玩熱乎乎肉乎乎的蛋蛋你不聽,非要玩這麼硬的,呶,差點出了大事吧?這也就是打在大領導肩膀上,要是打中了腦袋,這責任你負擔地起嗎?胡鬨,簡直是胡鬨!”

葉心儀氣憤地看著喬梁不語,不過心裡確實後怕,尼瑪,小蛋蛋差點惹出大禍,看來這小蛋蛋不能隨便玩啊。

“走,吃飯去!”喬梁道。

葉心儀乖乖跟著喬梁出了花園,直接往餐廳走,正走著,一輛黑色轎車停在他們身邊。

喬梁一看車牌,笑了。

【作者題外話】:歡迎關注作者微信公.眾.號:天下亦客2。-